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4章 反过来走走
    双排扣的白色厨师上衣,被盛嘉言服帖地穿着在身,靛蓝色镶边立领,衬得他面色白皙通透。

     上衣自细腰处,被利落地束在刚好到膝盖的白色厨师裙里,更显得他整个人身姿挺拔,身材比例完美无暇。

     厨师裙里面是质地良好的黑色长裤,脚上一双低调奢华的意大利手工黑色皮鞋,给这身略显廉价的厨师装,增了好几分质感。

     他头顶那高耸的褶皱厨师帽,憨态可掬,使帽子下面这张帅气却清冷的面孔,立刻平添几分平易近人的温和。

     盛嘉言双手摊开,无奈地问邵暖:“拍够了么?”

     没错,邵暖此刻,就是在这么没出息的拿自己手机咔嚓咔嚓拍照。

     明明播出时有高清视频,她却实在等不及,彻底忘了任务,已经化身为真正的小粉丝。

     还好沐琴依然在工作状态,举着摄像机一直对着盛嘉言拍特写,拍了一会儿还眼巴巴地叮嘱邵暖:“照片回头微信发我一遍啊……”

     话说完,她才想起来,邵暖也是她的拍摄对象,瞬间红了脸,补救般的连续给邵暖拍了好多特写。

     邵暖拍完照片,举起来给盛嘉言看,趁沐琴在拍店里内景,暧昧地朝盛嘉言眨眼,不怀好意的手指,划拉着照片上厨师裙里面的长裤,示意到——这不长眼的裤子,早就该扒掉嘛!

     盛嘉言抿起唇,眸色逐渐加深,他挑了挑眉,贴近她耳朵,声音低沉惑人:“改天穿给你看,任你脱……”

     邵暖没料到盛嘉言居然真敢当众调戏自己,目光立刻游移着寻找摄影机,瞧见沐琴没注意到这里,后怕地拍拍胸口,松了口气,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 两人眉目传情间,沐琴摄影师回来了。

     他俩立刻垂眸敛目,邵暖朝沐琴来的方向走了两步,热情地拉着她的胳膊:“我们俩坐下,点杯热咖啡吃点早餐。”

     沐琴有点犹豫:“这样不好吧……本来钱就不好赚。”

     邵暖举起大拇指,冲盛嘉言比赞:“放心吧,男神很厉害的!”

     她随即又抛了个热情洋溢的飞吻,“男神,加油!我看好你呦!”

     俩人选了晨光沐浴的一张窗边小桌,桌子上一枝鲜艳欲滴的红玫瑰,似乎还带着清晨的露珠,气氛浪漫又美好。

     帅气的男神服务生一手拿纸,一手拿笔,音色低沉优雅:“请问两位女士,你们要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邵暖托着腮,眯起狐狸一般的眼睛,大大方方地从上往下打量一遍盛嘉言,语气夸张地对着镜头说,“沐琴,这家店的服务生好帅哦!”

     沐琴莞尔一笑,镜头徐徐扫过盛嘉言,又将店内帅气漂亮的男女服务生,以及和蔼可亲的瑞士大叔老板,一一收入镜头内。

     邵暖眼睛里冒着粉红色星星,笑颜如花地跟盛嘉言服务生点餐:“我要一杯拿铁,沐琴要一杯卡布奇诺。另外,再给我们一人来一块今天的特色甜点。”

     盛嘉言面带微笑地颔首,帅气地收起单子,绕到角落,走进半人高的蛋糕展示橱窗里面,小心翼翼地切了两块巧克力慕斯蛋糕。

     他修长白皙的手指,映衬着细腻光滑的巧克力慕斯,任镜头外面谁看了,都会立刻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 盛嘉言正动作优雅地打奶泡,徐徐冲入刚用咖啡机打出来的意式浓缩咖啡。

     他的一举一动,都被尽职尽责的沐琴收入镜头。

     而镜头外面,邵暖的画外音在一直滔滔不绝地打广告:“这家店叫confiserie,店主人特别nice,服务生特别帅!店里主营精致法式甜点,兼带简单德式早餐,摆盘精致,适合朋友一起来吃早餐,或者喝下午茶。对了,店里的全自动咖啡机,可是男神盛嘉言亲自操作过的呦……”

     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送上来,洁白的奶泡中央,还被人精心地用浅咖啡圈出一颗心的形状,让人不忍啜饮。

     邵暖冲盛嘉言粲然一笑:“服务生的手艺很不错哦!”

     小镇常年寂寞清寥。

     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大多在这里出生,在这里长大,在这里上了小学中学大学,寻了个知根知底的人结婚生子,祖祖辈辈平淡却幸福地生活在这里。

     突然来了一群远道而来的中国人,不多时,就在整个镇子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 而这家小店,生意原本就不错,此刻更是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 盛嘉言点单收单,戴透明手套切蛋糕,冲咖啡,端盘上桌,几桌客人下来,动作愈发娴熟,潇洒帅气地游走于店中。

 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男神在端盘子赚辛苦钱,邵暖喝完咖啡吃完蛋糕后,也没闲着,跟店里客人,尤其是年轻漂亮的金发女郎,聊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 沐琴镜头扫到好多次,辛苦的男神和惬意的粉丝——落差如此之大的对比,她不由得为男神掬了好一把辛酸泪。

     太阳已经高高升起,整个小镇也已完全苏醒起来,吃完早餐的人们,上班的上班,上学的上学,剩下已经退休的长寿老人们,相约着先回家稍事休息,然后一起去市中心逛逛。

     因为那个会讲德语还会*语的中国姑娘,说有中国明星的免费节目可以看,可热闹了!

     邵暖一一跟老人们热情告别,招呼着一会儿再见。

     然后,她脚步轻快地去找老板结账,沐琴的镜头只扫到外面那张绿色大头像的五十瑞士法郎,就被邵暖眼疾手快地收好。

     邵暖将食指放在唇前,做出“嘘”的手势,狡黠地笑:“这是机密,截止时间之前,不许透露哦!”

     脱掉厨师制服的男神,面色明显有点疲惫。

     邵暖粉丝还算有良心,帮他准备了一杯热茶,一个新鲜的面包煎蛋三文治,让男神得以稍事休息,坐下来吃了舒服的一顿早餐。

     只是她在旁边坐立难安,目光里满是催促之意,让盛嘉言的咀嚼速度,都不由自主地跟着快了好几分。

     邵暖眼巴巴地瞅着,盛嘉言最后一口温茶下肚,便立刻拉起他的胳膊,跟店里诸人挥手再见,快步出了店门。

     门外有个金发姑娘正在抽烟,见他们出来,掐了烟头,招呼邵暖跟上。

     邵暖三人跟着姑娘拐了两个弯,走了大概四五分钟的样子,就到了一栋漂亮的别墅房子前。

     几人进门,跟着姑娘到了她的更衣梳妆室。

     盛嘉言的目光,一一扫过金发姑娘这内容丰富的更衣梳妆室,心下突然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五颜六色的假发,闪闪发光的配饰,布满亮片珍珠的现代舞裙,造型夸张复古的贵妇拱形裙,还有梳妆台上那一排让人眼晕的化妆品,其丰富程度堪比专业化妆间。

     邵暖惊叹不已,连连给金发姑娘伸大拇指。

     两人的目光在这排裙子与盛嘉言之间,逡巡来回,热烈地讨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 盛嘉言的脚步,悄无声息地往后退,想要在邵暖还未做好决定之前,成功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 正当盛嘉言已经溜到门口时,邵暖眼尾余光突然瞄到,她一声高喊:“回来!”

     盛嘉言头疼地一哆嗦,脚步顿时一滞。

     摄像机还在跟拍,盛嘉言也不想没了气势太丢人。

     他回望,目光坦然:“有事么?”

     邵暖三两步跑过去,死死地拽住他胳膊:“你逃跑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我没逃,出去透个气。”

     “一会儿街头表演,有的是时间透气。”

     “哦。”盛嘉言没辙了。

     邵暖兴致勃勃地指给他看:“这件裙子怎么样?复古的?”

     盛嘉言面无表情:“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邵暖嘻嘻笑:“微博上粉丝都让我多挖掘你另一面,给她们一个不一样的男神。这造型多惊喜!”

     “只有惊吓,没有惊喜。”

     邵暖打包票:“我相信你盛世的容颜,能hold住任何非主流的造型。男神,不要大意地上吧!”

     盛嘉言眼皮直跳,无论邵暖再如何舌灿生花,也不肯让步。

     沐琴紧急联系导演组。

     盛嘉言大突破扮女装,多么劲爆的话题!

     导演组不用想就知道,播出时这期节目肯定爆了!

     节目总导演语重心长地劝,话里话外既有利诱,又有隐隐的威胁。

     盛嘉言想到邵暖心心念念的一百万,软了语气,说再想想。

     一旁的邵暖完全不知道男神此刻即将为她做多大牺牲,在盛嘉言耳旁,逻辑清晰地陈述自己的理由:

     “第一,弹乐器唱歌卖艺太常见,估计其它组也会这样做,吸引不到人。”

     “第二,穿男装跳舞的话,太累。男神刚才就干了这么久体力活,我怕你累到。”

     “第三,穿女装只需要摆摆造型,跟老头老太太合影,轻松又好赚。”

     “第四,我以前做过行为艺术,一般来讲,这种反差最大的,最好笑的造型,赚得小费最多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盛嘉言瞥见沐琴停了摄像机,在跟导演组通电话,伸出修长的手掌,准确地捂住邵暖喋喋不休的唇瓣,温热的气息滑过她的耳廓,他在她耳边低语:

     “如果以后,我让你穿什么,你就穿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什么”两个字,被盛嘉言暧昧地加重了音,柔柔绕绕,直缠心窝。

     邵暖立刻懂了,这里的“什么”,自然不是指外出的服装。

     她似嗔非嗔地看了盛嘉言一眼,眼睛里波光流转,美得惊人。

     她挪开盛嘉言的手掌,悄悄凑近盛嘉言耳畔,暧昧地卷着舌尖,几个字被她说得婉转撩人:“男神,我求之不得呢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那好,我们一言为定。”两人小指纠缠地勾在一起,对视一眼,誓言成立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艳阳高照,清晨的湿气一扫而光,瑞士小镇的市中心已经热闹非常。

     白璐瑶本职是演员,唱歌五音不全,乐器更是一点都不会,只能摆摆架势走走秀,偶尔扭个几步,充作不太合格的舞步。

     如此无聊的表演,自然吸引不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 众人的目光,都被旁边耍着中国功夫的周影帝,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王一璇乐呵呵地捧着帽子,跟各位看客收取赏钱,粗粗一眼看去,硬币上面还铺着好几张纸币,貌似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 众人正看得有些审美疲劳时,不远处走来一个袅袅娜娜的身影。

     摄像机镜头远远拉过去,来人造型是中世纪的贵妇,细腰盈盈不堪一握,身姿美妙。

     “贵妇”身着黑色蓬蓬裙,长度本应到脚面,却因其身形修长,只堪堪遮到小腿。裙宽约莫有两米,“她”脚步不疾不徐,姿态很是优雅。

     “她”的黑色长卷发,漂亮地垂落下来,遮住纤长的脖颈,几绺儿落在胸前蕾丝上,盖住胸前略嫌单薄的风光。

     “她”头上还斜戴着一顶小巧精致的白色羽毛帽,半透明的蕾丝网垂落在额前,犹抱琵琶半遮面,愈发显得五官轮廓清晰,高鼻深目,气势非凡。

     来人气质高贵,虽极力用蕾丝卷发中和了“她”的高高在上,却仍旧显得清雅动人,不能以等闲视之。

     一群衣饰休闲的现代男男女女中,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宛若从中世纪闯入凡间的“贵妇”,众人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到“她”身上,连白璐瑶都忘了翘首弄姿地摆造型。

     周衡正一个侧劈下地,瞧见来人,忘了要起来,保持一条腿深蹲另一条腿贴地的姿势,怔了好半天。

     待来人越走越近,周衡终于辨认出他略显陌生的五官,惊讶地爆了粗口:“靠!盛嘉言,你要不要这么拼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