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7章 对不起
    大概任务设置一开始,就考虑到嘉宾应该不会德语这门冷僻的小语种。

     所以歌词不难,副歌部分重复的挺多。

     并且,据说“莴苣姑娘”的小窗边,还贴着大幅的歌词,供选手唱歌时参考。

     邵暖正在熟悉旋律的时候,周衡和王一璇也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 他俩的分工也简单清晰——恐高的周影帝,自然当仁不让成为了“莴苣姑娘”。

     邵暖跟着教歌的老师唱了两遍,便信心满满地开始攀爬。

     软梯由绳子组成,随着邵暖的动作幅度左右摇摆,光是保持平衡,她就要费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 邵暖时不时用脚或者手,撑在突出的岩石上,固定住位置,调整自己的姿势。

     终于爬到顶端,她安全帽下的额头已经一片湿汗,发丝都贴在额头上,黏黏腻腻的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 邵暖深深吐出一口气,歪歪头,冲窗前探出头来的盛嘉言,俏皮地挑了挑眉,道:“没想到有生之年,我还能有机会在歌神面前唱情歌,班门弄斧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 摄像机的画面里,盛嘉言双手抱胸,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高贵样子,眼睛里却透出舒心的笑意。

     他心里在想:“邵暖啊,你上回喝醉时,可班门弄斧一晚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 邵暖唱歌时,声音偏清冷淡然,不会在你耳边徘徊不断,仿佛听过就如过眼云烟。

     可冷不防时,某个旋律,却如她的人一般,直击你心底。

     邵式的德语情歌,发音旋律无一不标准,自然被“女巫”评为合格,两人顺利通过任务,一起奔赴下一个战场。

     留下世界冠军王一璇,可怜兮兮地在那里学绕口的德语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可人,在顺境时,绝对不能高兴得为之过早。

     当邵暖以为决赛稳操胜券时,却被下一个任务一记猛击,瞬间懵圈了。

     “选手中一人会被节目组放到黑森林的某处,喝运动饮料欣赏美景。而另一人,则需要驾驶节目组提供的宝马七系轿车,穿过层层障碍,在不限速的高速路上疾驰,最高时速至少达到两百三十公里每小时,再越过曲折蜿蜒的林间小道,找到你的搭档,一齐驶向比赛终点。”

     “规则:此次做拯救任务的选手,不能与上一个重复,否则将被罚时一小时。”

     当盛嘉言读到最后一个规则时,神色变得凝重起来:“邵暖,我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 邵暖握住他的手,当机立断道: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 “要被罚一个小时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澳大利亚的时候我怕水,被罚两个小时,不也是你一个人做的任务吗?”邵暖理所当然道。

     跟邵暖相处,永远不要以为自己是男人,就应该对所有困难大包大揽。

     邵暖这个女人,何止能顶半边天。

     有时候男人都得小心自己的地盘,否则她会连你那半边天都给抢过去。

     可被自己的真爱粉如此保护……

     这个完全冲着一百万奖金来的邵暖,此刻将钱财视为鹅毛,将自己捧在胸口保护。

     即使有点伤男人的自尊心,盛嘉言心里还是涌上一股酥酥麻麻的暖,溢在胸口。

     真想一把将她搂进怀里……

     盛嘉言还未感动完,邵暖继续道:“……那次也没被淘汰。我们抓紧时间,估计奥运冠军学德语歌有点困难,可能一个小时都不够。我车技很好的,十七岁就拿驾照,德国这边的路也熟,应该还有赢的可能。要是换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 得,白感动了!

     人姑娘根本不是为了保护男神的心里阴影,而只是理性地迅速做出最佳判断……

     盛嘉言瞬间脸黑得像锅底,打断她滔滔不绝的炫技,手劲儿不轻地拍她肩膀一下:“车神姑娘,我去休息了,您老加油!”

     “喔,好!男神等我!”

     比赛状态的邵暖,完全没看出男神突然郁结的心情,兴奋地伸出手掌,想跟他击掌加油,男神却根本没看到这一出,扭头就大步流星地走了。

     邵暖有点奇怪,却以为他是因为腿伤心情不好,担忧地瞧了一小会儿他略微蹒跚的步伐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豪车发动起来,流畅无比。

     邵暖暗忖道:“这个任务,重点应该是在给赞助商打广告吧……”

     路障,高时速,忽上忽下的山间小路……对邵暖而言一切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 接近目的地,她看到盛嘉言正悠闲地在空气清新的山林间,端坐在古朴的石凳上,手里握着一杯纯净水,水质清澈透明。

     乍一眼望去,他气质高雅,宛若纯洁的精灵王子,高贵得仿佛仅以溪涧清流为生。

     白色豪车缓缓驶来,破坏了这副静谧优雅的画面。

     邵暖打开车门,一打响指,笑意盈盈地喊道:“帅哥,上车了!”

     盛嘉言不紧不慢地抬起头,将杯里的水一饮而尽,一两滴调皮的水珠从唇边滚落,顺着线条美好的下颌,滑落过修长的脖颈,没入到他迷人的锁骨间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邵暖看得有点出神,等盛嘉言放下造型别致的杯子,身边专拍他近景的沐琴往后退了几步,才反应过来在比赛,催促道:“别磨蹭了,速度,上车!”

     二人一车,一如上次,飞驰在德国的林间小道上。

     两人很快到达目的地,熟门熟路地放倒计时沙漏,在摄像机的团团包围中,坐在木质长椅上等待罚时。

     沙子一点一滴流下,本就阴沉沉的天色越来越暗,两人的希望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冷风开始萧瑟,邵暖的心却逐渐开始沸腾。

     她不由自主地往盛嘉言身边靠了靠,紧挨着他坐好,低声给他看手机:“还有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 盛嘉言握了握她的手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又是两分钟过去,邵暖一颗心七上八下,按捺不住地站起来走了两圈。

     两圈下来,还剩五分钟!

     视线所及,还没有宝马豪车的身影!

     邵暖激动地坐回盛嘉言身边,紧张得双手交握,她根本不信任何宗教,却开始低头闭眼祈祷。

     盛嘉言依然沉着冷静地坐在那里,脊背笔直,像一株巍然挺立的大树。

     又是一分钟过去。

     邵暖平时也算挺冷静一个人,可此刻就像积攒了好几期的□□大奖即将砸到头上,她需要再默念静心咒一百遍,才能安抚自己躁动不安的心。

     又是一分钟过去,只剩三分钟……

     安静许久的人群,却突然开始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 汽车飞驰而至,发动机的“噗噗声”甫一入耳,便是一声刺耳的“刺啦”刹车声,轮胎划过柏油马路,稳稳停住,一切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各个机位的摄像机均已待位,盛嘉言的近景摄影师沐琴,以及邵暖的近景摄像师,更是早已将镜头对准他俩,特写俩人脸上,此刻最细微的表情。

     邵暖被盛嘉言拉起来,她的手心微湿,轻轻颤抖着,盛嘉言几乎不忍看她的表情,紧抿着唇,视线直直盯着刚下车的周衡和王一璇。

     周衡看到俩人已经在终点等待,以为结局尘埃落地,脸上浮起一丝失望。

     王一璇却身经百战,早就习惯了这种希望落空的大场面,一如既往地面色平静,拉着周衡的胳膊,健步跑向终点的地毯。

     还有一分钟!

     “五十九,五十八,五十七……”

     工作人员已经抑制不住地开始倒数。

     在这莫名其妙的万众瞩目中,周衡和王一璇携手踏上了地毯。

     “周衡,王一璇,恭喜你们!你们是本次《绝境逢生》第一季的冠军!”

     这显然完全在他俩的意料之外,俩人面面相觑,居然愣怔了好几秒……

     不到五十秒的差距。

     这短短几分钟内,邵暖的一颗心,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滚了好几圈,最终沉沉地落下去,落下去……

     这一路的坚持,无比艰辛,盛嘉言又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 有什么东西,像被孩子吹起来的五彩泡泡,被风一吹,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 邵暖头脑一片空白,已经不知道自己脸上什么表情,机械地跟着大家鼓掌。

     盛嘉言侧过头,一眼瞥见她脸上晶莹的湿意,心像被什么钝钝的东西刺了下,麻木酸涩,又一阵阵地发疼。

     从最后一个任务开始,就挥之不去的愧疚,也在此刻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他转身,不顾这么多摄影机在疯狂的拍,一把将邵暖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 她脸庞的湿意透过薄薄的外套,贴上他胸口的肌肤。

     他的手,带着无尽的安慰和歉疚,一下又一下轻抚她的短发。

 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许久,久到导演都催促他们开始录制第二名的结局。

     邵暖才把头抬起来,眼眶红肿,非常不好意思地低着头。

     两人手牵着手,并肩站到终点的地毯上,等待主持人开始讲那一长串的广告词,和另一长串官方的鼓励和安慰。

     录完结局,邵暖的情绪恢复过来,跟盛嘉言一起,走到周衡和王一璇面前,对冠军组表示祝贺。

     冠军组显然刚消化掉这个消息,连连道:“谢谢谢谢,侥幸,侥幸。”

     邵暖抬头,神情严肃,相当认真地回:“比赛没有侥幸。你们理所应得,实至名归。”

     王一璇不由得动容,忍不住打量眼前这段时间拼尽全力的姑娘一番,再次好好跟她握手,并紧紧拥抱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夜色逐渐降临,众人移步到附近的一座占地颇广的庄园,在节目组的带领下,走进一个灯火辉煌的大厅。

     大厅布置巴洛克华丽风格,水晶灯亮得让人炫目,心醉神迷。

     没等多久,传说中要来颁奖的黑森林赞助商代表,步伐款款地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 来人一头比灯光还耀眼几分的金发,身材高大,西装革履。

     一左一右落后他半步的两侧,跟着两名貌似助手的男士,比他矮了半个头,看起来像精心挑选过一般。

     这位看起来年轻有为的德国代表,一双海蓝色的眼睛深邃迷人,礼貌周到地跟镜头前的主持人和四位选手,一一握手。

     盛嘉言握住他的手时,眯了眯眼,心下生疑:“这人看起来有点面熟。”

     他身边就是邵暖。

     邵暖根本就没伸出手,她惊喜地跳起来,一下扑到这位德国代表的怀里。

     盛嘉言不悦地皱起眉。

     金发代表显然有所防备,一脸笑意地后退一步,双手一搂胳膊一抬,几乎将她抬得脚离地。

     盛嘉言唇线紧抿,握了握拳。

     可邵暖这个没长眼的,居然不收敛反而更加明目张胆,还朝德国代表双颊一边响亮的一吻,行了最典型的法式贴面吻,笑嘻嘻地用德语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 你说你一德国长大的姑娘,行什么法式礼节?

     盛嘉言几乎已经忍耐不住,刚要开口,德国代表却突然放开邵暖,转身又面对盛嘉言,措手不及地当胸捶他一拳,用英语道:“嘿,嘉言!刚才没认出你来,我是法比安,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 噢,那个法比安……

     盛嘉言扬眉,不动声色地捶回去,两人又胸口撞胸口,好好用buddy的方式打了一番招呼。

     招呼打完,法比安按照节目组的流程,录制颁奖仪式。

     邵暖仿佛已经从未得冠军的遗憾走出来,热情地招呼法比安,跟着他当贴身翻译。

     盛嘉言漂亮的眼睛,又不怎么开心地眯了起来,长睫低垂,遮住了眼中情绪,目光却盯着邵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明明越看心情越不好,却还是无法不去再看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节目录制完毕的当天晚上,是私人晚宴,赞助商代表法比安邀请节目组主要导演,以及参赛的明星和粉丝一起参加。

     凯文早就跟白璐瑶一样,得到晚宴的内部消息,亲自飞过来,陪盛嘉言一起参加晚宴,并顺便接他一起回国。

     从节目完毕后休息的这两三个小时,凯文的嘴巴简直就没有合拢过,喋喋不休地说着各种小道消息:

     “听说白璐瑶的粉丝郭鸿,其实是集团公司亚洲执行总裁的儿子,怪不得白璐瑶会找他搭档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个德国代表,听说背景挺强大,本来不该他来,他却不知怎么就上位了。”

     盛嘉言正任由化妆师摆弄,闻言掀了掀眼皮:“他是集团总裁的儿子。集团就是他家创立的,这就是他的上位史。”

     凯文挺意外,嬉皮笑脸地凑过来:“男神,你什么时候消息这么灵通了?你把我的工作都做了,我怎么好意思拿工资啊?”

     盛嘉言又闭上眼,眉头微锁,懒洋洋道:“以前见过,他是邵暖高中同学。”

     凯文更意外了:“呦!没想到,邵暖大律师还有这层关系网?咱们可得好好利用下,让邵暖打听下,他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 盛嘉言更没好气了:“他喜欢美女。”

     凯文顿时愁云笼罩:“那拜托他千万不要欣赏白璐瑶这一款……”

 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瞧着盛嘉言的神色不对,立即改口道:“哎呀我眼瞎了!白璐瑶算什么美女……邵暖这款才是真真正正的大美女嘛!”

     可男神的脸色没有好转,反而更加发黑,粉底都要比平常多盖了一层才能遮住。

     今天怎么说什么错什么……

     凯文知趣地没再开口。

     晚宴时间到,凯文为帅得惊天地泣鬼神的男神,打开房间的大门,弯下腰,毕恭毕敬地做出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 刚一出门,就碰上对门那间走出来的邵暖……以及她身边的法比安。

     只见邵暖一身漂亮的抹胸礼服,从胸口往下纯白变到银灰,腰间黑色缎带,衬得胸部曲线相当美好,裙摆宽大飘逸,灿金色深红色的落叶印在裙摆,行动间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 凯文立刻嘴甜的奉承:“邵暖,你今天太美了!”

     邵暖粲然一笑:“那是你眼光好,裙子选得美。”

     凯文笑,伸出手:“女士先请。”

     他回头,期待得到男神的夸奖,瞧自己特意为邵暖选的裙子,是不是美得冒泡?

     可男神对这一切仿佛置若罔闻,他的目光,盯着挂在法比安臂弯的白皙手臂,瞧着它晃来晃去,实在很想让人扯开。

     凯文端详了好半天盛嘉言的神色,顺着他视线的方向望去,终于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 他心中的想法,瞬间脱口而出:“男神,你是不是吃醋了?”